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etou官网 > 为理财转型保驾护航 影子银行等相关风险再受关注

为理财转型保驾护航 影子银行等相关风险再受关注

2019-09-20 07:26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此次银保监会对理财、同业以及表外与合作业务的监管要求符合一贯的监管逻辑,继续夯实推进银行理财业务平稳过渡的根基。同时,此次提出的“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也值得关注。 

  在近日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风险持续被确定为重点领域。在理财转型持续推进的当下,银行业相关业务违规受罚屡有发生。在过渡期内,各行更应该对照银保监会提出的最新工作要点开展自查和调整。

  受访专家普遍认为,此次银保监会对理财、同业以及表外与合作业务的监管要求符合一贯的监管逻辑,继续夯实推进银行理财业务的平稳过渡的根基。同时,此次提出的“结构性存款不真实,通过设置‘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也值得关注。

  平稳推进过渡期转型

  今年以来,银行业因涉及理财违规而被银保监会处罚的案例屡有发生。例如在年初银保监会密集公开披露的多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多家银行被罚的重要原因均在理财领域,包括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同业理财违规等。因此,此次的《通知》也专门对该领域发出多项预警。

  “《通知》对理财业务新产品的发行和老产品的整改问题进行强调,平稳推进资管新规过渡期间的理财业务转型。”兴业研究表示,《通知》要求新产品根据资管新规的要求,不得出现“风险隔离不到位、池化运作、相互调节收益、刚性兑付、投向限制性领域、违背投资者适当性原则或违规销售等问题”。

  此外,在同业、表外与合作业务方面,监管也提出多项工作要点。过去一直备受关注的多层嵌套、违规担保、兜底承诺;同业代持、互持或充当资金通道导致资金空转等乱象再度被提及;而对于“与非持牌机构业务合作不规范”“违规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等方面的提示,则清晰划定了相关的业务边界。

  新老产品交替加速

  银保监会对于“老产品投资新资产未能优先满足国家重点领域和重大工程建设续建项目以及小微企业融资需求,老产品发行规模违规突破存量产品的整体规模”的提示,可以追溯到央行去年7月20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其中规定对老产品的整体规模应当控制在该通知发布前存量产品的整体规模内,且所投资新资产的到期日不得晚于2020年底。

  从监管的预警中可以看出,目前某些银行在这些领域的执行和整改过程中存在偏差。金融监管研究院认为,自从去年7月份宏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各家行的整改计划进度比较慢,对老产品的压降并没有任何表述。是否2019年下半年开始真正整改和压降仍然有待确认。

  不过,银行理财产品的净值化转型正在提速。据普益标准数据显示,2018年银行发行的保本理财中,封闭式和开放式预期收益型产品发行量同比分别下降31.76%和1.39%,净值型产品则上升526.39%。今年4月全国银行理财市场净值产品存续量为7013款,环比增加768款。从净值转型程度指数来看,4月全国净值转型程度指数为5.03点,环比上升0.36点,较去年同期上升3.83点。

  同时,银行也开始逐渐适应理财转型。虽然当前处于阵痛期的银行理财收益逐渐降低,银行理财业务收入也出现普遍下滑,但从其发行产品数量上来看,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显示, 4月份银行理财产品共发行10290只,环比减少1.16%,同比减少5.15%。相比之前同比20%以上的降速,银行理财发行量的降速放缓。“随着监管政策的逐渐清晰,以及理财新规的边际放松,银行理财的规模和发行量逐渐趋于稳定,大幅下降趋势有所缓解。”上述机构称。

  锁定“假结构”问题

  “当前,资管新规对理财净值化、破刚兑等系列要求,限制了银行发行保本理财,使得商业银行通过结构性存款加以代替,导致结构性存款规模增长较快。”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栋材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事实上,在理财转型开启后,结构性存款就逐渐被多家银行所青睐,甚至有将其当作保本理财替代品的趋势。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9.62万亿元,较2017年末的6.95万亿元增加了2.66万亿元,增幅为38%。而在去年8月末,结构性存款余额曾突破10万亿元大关,达到10.02万亿元。2019年1-4月,结构性存款延续新增态势,4个月新增1.52万亿元,总额达11.13万亿元。

  那么,此次监管着重提出的“假结构”变相高吸揽储问题指的是什么呢?“例如部分银行通过对嵌入的衍生品交易触发条件的设置,使得结构性存款基本能够实现高收益率,又变成保本保收益的产品。” 梁栋材说。

  业内人士表示,市场上盛行的假结构性存款给到客户的收益率全部来自存款部分,且给到的固定收益率极高,实质是在为银行变相高息揽储。此类产品在期权部分设置了不可执行的行权条件,通过提高内部转移价格将结构性存款转化成“类固收产品”从而使客户获得较高无风险收益。该类产品没有实质性的结构性操作,到期日银行只损失期权费,是刚性兑付的产品。在目前严监管环境下,这些行为将遭到打压,最终结构性存款将回归其产品本质,实现“存款+期权”的真结构。

  据兴业研究梳理,银保监会2018年9月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已做出“衍生产品交易部分按照衍生产品业务管理,应当有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的要求。

  “未来,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的相关衍生品交易业务资格也将成为监管重点。” 梁栋材认为,为应对负债压力,商业银行应积极主动拓展负债渠道来源,并可通过提供优质服务和创新负债产品增强客户粘性,提升负债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