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访谈 > 保费增速下降 涨降费存差异 车险综改效果显著引发市场热议

保费增速下降 涨降费存差异 车险综改效果显著引发市场热议

2021-02-18 04:15

  编者按

  此次车险改革对于不同车型的车主来说,保费的变化以及体验感迥异。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车均保费从3700元下降到2700元,平均降幅27%,车险保费出现下降的消费者占比高达90%。其中,保费下降超过30%的消费者占比达到69%,另有10%左右的车主反映自己的车险保费有所上升,涨幅从100元到3000元的都有。据悉,这些车险保费出现增加的消费者中,高端车主占绝大部分。

  10月份是车险综改实施后的首个完整统计月。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车险10月单月保费收入618.77亿元,同比下降6.43%;截至10月末,车险市场份额降至59.33%,同比下降4.04个百分点。

  银保监会近日表示,车险综改实施以来,指向的“降价、增保”目标效果显著,出现保费价格下降、手续费率下降“双降”和保险责任限额上升、商车险投保率上升“双升”的新局面,市场乱象得到明显治理。

数据资料

  车险保费增速下降

  对于此轮车险综改,车险保费的收入变化情况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数据显示,自9月19日车险综改正式实施以来,车险保费增速接连下降,从8月份的10%下降到9月份的6.5%,再降至10月份的-6.43%。仅两个月时间,车险保费增速已由正转负。

  从各家保险机构看,10月单月,人保财险车险保费收入194.17亿元,环比下降18.76%,同比下降7.2%;平安产险车险保费收入151.57亿元,环比下降17.63%,同比下降4.3%;太保财险未公布10月车险保费收入。从现有数据来看,具有品牌优势且风控、获客和定价能力相对更强的头部险企的车险保费收入尚且出现下滑,中小险企处境则更加艰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家小型公司单月车险保费同比下降2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30%。

  车险综改通过对附加费用率、预期赔付率等因子的调整,使车险保单的件均价格大幅下降,进而推动行业车险保费规模下降。业内人士预测,随着续保业务的出尽以及改革逐渐进入深水区,车险保费增速或将继续下降,车险保费规模还有进一步下探的空间。

  银保监会此前曾指出,此次改革也会给车险带来一些新变化、新挑战。例如,保费规模可能下降,改革后一定时期内可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改革后可能出现中小财险公司经营困难,改革后可能有少数消费者出现车险价格上涨等。

  在业内专家看来,改革后车险市场还会呈现出保费、手续费双下降,保险责任限额扩大、商业车险投保率上升的新局面,市场乱象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规范。

  不同车型涨降费存差异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车险改革对于不同车型的车主来说,保费的变化以及体验感迥异。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车均保费从3700元下降到2700元,平均降幅27%,车险保费出现下降的消费者占比高达90%。其中,保费下降超过30%的消费者占比达到69%,另有10%左右的车主反映自己的车险保费有所上升,涨幅从100元到3000元的都有。而《金融时报》记者也注意到,这些车险保费出现增加的消费者中,高端车主占据绝大部分。

  针对高端车保费明显上涨的现象,业内人士解释称,由于车险的计缴保费取决于车型、历史赔付记录、投保险种、保险金额等方面因素,对于多次出险索赔及维修成本畸高车型的客户,保险公司给予的保费折扣也会较少,由此,这部分客户的保费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涨,这也符合保费与赔付成本相匹配的市场决定原则。

  众所周知,车险综改前的车损险保障范围较小,各类附加险可以单独购买,但改革后车损险的范围扩大,将玻璃险、盗抢险等附加险都并入了车损险。车损险保障范围扩大,价格自然水涨船高,特别是对不买附加险的车主来说,保费涨幅明显。此前采访时,就有消费者告诉记者:“车损险涵盖的保障范围扩大是没错,但保费也随之大幅提升。我以前认为没必要买的盗抢险、玻璃险等如今不给我选择权就直接要求捆绑购买。”

  据记者了解,一些保费增加较多的车主最终选择只投保交强险,且这部分车主不在少数。一家财险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说:“我们公司单保交强险的这部分车主较去年增加了差不多10%。”该人士坦言,车主放弃投保车损险,一方面是因为部分私家车车主驾龄长,且用车主要在市区或者单位、住所两点一线,平时出险次数很少,交强险可以满足其赔付需求;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车位认为,因为选择余地小干脆放弃所有的商车险,只投交强险。“选择余地小了,这种捆绑销售的感觉并不好。”有消费者说。

  强化监管确保改革顺利推进

  此次车险综合改革复杂与艰巨程度超过历次改革,需要自上而下形成一套系统工程。记者日前从业内获悉,为了保障车险综合改革的顺利进行,及时发现问题,自车险综改“满月”后,监管部门多次召开总结会、座谈会,确保改革措施落实到位。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改革目的来看,让规范经营成为行业习惯,以高质量的供给满足消费者对车险的需求,促进行业可持续性发展,凸显了监管对于未来车险发展的规划。但在改革过程中一些地方也出现了诸如高手续费反弹,自主定价系数不均匀, 新旧车险价格差距依旧大等问题。

  10月26日,宁夏银保监局发布通知要求加强车险费率回溯监管,严禁发生虚构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虚开发票、捆绑销售等违法违规行为,强化现场检查调查,及时掌握辖内车险综合改革动态,及时发现车险市场上的风险苗头和乱象问题并采取有效处置措施,确保辖内车险综合改革平稳有序、取得实效。

  “许多问题开始显露出来,一些新问题也开始滋生,”上述业内人士表示,随着车险综改措施的推进,监管部门将密切关注市场实际运行情况,一旦个别地区、个别领域因为抢业务而重搞手续费竞争,监管部门需要及时出手干预。由于大型保险公司占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对于市场的稳定起决定性作用,因此,大公司将成为监管重点关注对象。同时,新车领域手续费相对更高,也是监管部门的重点关注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