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偶像活动 > 财政政策具有发挥空间 欧洲经济机遇与挑战并存

财政政策具有发挥空间 欧洲经济机遇与挑战并存

2020-01-16 14:13

  欧洲经济尤其是欧元区经济,在2019年的表现十分低迷,各国呈现出了增速同步放缓的情况。特别是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情况下,欧洲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加。为应对持续增加的外部风险以及刺激经济增长,欧洲央行在今年9月祭出“降息+资产购买”的宽松“大礼包”。然而,在货币政策空间显著缩小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刺激效果已经受到了广泛的质疑,负利率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也变得更加显著。

  不过,在2020年,欧洲经济还是存在企稳回升的希望,对于欧洲以及欧元区而言,2020年或将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货币政策受限或将令市场的目光更多地投向财政政策,拉加德作为新任欧洲央行行长也有望弥合央行内部的分歧。此外,欧盟层面领导人换届,有望在气候保护和数字化方面增加投资,为欧洲经济提供新的增长动力。

  内外部风险交织阻碍经济增长

  欧盟统计局12月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性调整,欧元区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长0.2%,同比增长1.2%。欧盟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长0.3%,同比增长1.4%。欧元区与欧盟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与前值相同,而欧盟GDP的环比增速要小幅高于第二季度的0.2%。此外,调查显示,欧元区12月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升至0.7点,创下5月以来最高,为连续第二个月跳升。

  由此可见,虽然欧元区与欧盟整体经济增速仍相对低迷,但目前并未出现进一步恶化,也未彻底跌入衰退。尽管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11月最新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欧元区温和的外部需求增长、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政策不确定性将限制出口和商业投资的回升,家庭储蓄预计将继续上升,这将进一步削弱内部需求增长前景,未来两年复苏前景依然渺茫。但若可以解决或是缓解两大关键不确定性和风险,欧元区以及欧洲经济也或将可以激发内部动能,积蓄力量,寻求复苏。

  首先,贸易保护主义成为欧洲面对的首要外部风险。由美国特朗普政府挑起的全球贸易争端削弱了外部需求,导致欧元区内部以德国为代表的主要依赖出口的国家经济增长受到伤害。在贸易紧张局势的冲击下,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其对外出口以及制造业均受到了明显的负面影响。不过,好消息是,德国经济在近期迎来小幅回暖。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德国第三季度季调后GDP终值季环比上涨0.1%,摆脱了衰退困境。此外,德国11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43.8,高于前值42.1;服务业PMI初值为51.3,小幅低于前值51.6,但依然位于50荣枯线之上。若德国经济可以企稳回暖,那么对欧元区乃至欧洲整体的经济表现也会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贸易方面,欧洲在明年或将面临更大的挑战。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在今年愈演愈烈。特朗普政府始终威胁将对来自欧盟的汽车加征高额关税,并且因空客补贴案,美国在10月18日正式对价值75亿美元的欧盟输美商品和服务加征关税。另外,针对法国数字服务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拟对部分法国产品征收最高为100%的额外关税,涉及贸易额约为24亿美元。而欧盟方面誓言将对美国的关税制裁作出反制,从而提高了美欧之间的贸易风险。

  其次,民粹主义已经成为欧洲需要面对的重要内部风险。英国脱欧进程的一波三折以及法国的“黄马甲”运动,成为欧洲民粹主义崛起的典型代表。意大利五星运动党、法国“国民阵线”以及德国选择党这一系列具有强烈民粹主义色彩的政党已经登上欧洲政治的舞台,在民众中的支持率也快速上升。欧盟成员国之间利益诉求的分歧,以及碎片化的政局损害了欧盟的团结,也削弱了欧洲经济的竞争力。因此,调和内部矛盾,推动改革,或将为欧洲经济实现稳健增长提供政治基础。

  低利率环境助力财政政策实施

  对于欧洲经济而言,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若处理得当,眼前的困境也有望变作未来增长的关键窗口。当前,欧元区实施的是“货币统一、财政自制”的制度,在利用货币政策提振经济空间受限的情况下,财政政策自然成为了突破口。中国银行研究院表示,欧洲央行长期过度依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负利率,在支持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带来诸多副作用。预计在2020年,欧洲央行将维持货币政策的宽松立场,与此同时,新任行长拉加德将提升沟通技巧与透明度,弥合内部严重分歧,重新审视货币政策框架。拉加德此前在欧洲议会作出任行长后的首次证词中表示,宽松政策立场一直是经济复苏期间推动内需的关键动力的立场没有改变。

  在财政政策方面,OECD强调,欧元区要利用极低的利率带来的财政政策空间,增加公共债务较低的成员国的公共投资,特别是支持减缓气候变化和长期发展的公共投资。尽管从目前的情况看,设立欧元区共同预算机制还存在诸多困难,但走向财政刺激政策之路的大门已经开启。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可以降低政府的融资成本,政府举债融资的意愿或将上升,欧洲国家使用财政政策的空间相较债务危机时期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增加。

  当前,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理事会已经完成了换届,冯德莱恩和夏尔·米歇尔分任主席。提振欧洲经济,巩固欧洲经济一体化,带领欧盟向前迈进,将成为欧盟新任领导层的重要任务。欧元区以及欧洲经济能否在2020年迎来新年新气象,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