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偶像活动 > 内外因素叠加 美元或温和下行

内外因素叠加 美元或温和下行

2020-01-16 18:35

  对于市场和投资者而言,上周两大关键事件的结果已经尘埃落定:美联储选择按兵不动,而约翰逊领衔的保守党在英国大选中则以绝对优势胜出。这两大事件将共同对另一项关键资产表现产生影响,那就是美元。

  从对美元的影响程度来看,美联储货币政策将直接影响美元短期以及长期的走势。美联储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1.50%至1.75%不变,这一决定与市场预期相符。因此,投资者将更多的注意力转向了美联储对当前美国经济的表述和判断上。

  根据其在12月货币政策会议后的声明,美联储删除了“前景充满不确定性”的措辞,表达出了对经济前景更加乐观的态度,认为“目前的货币政策立场在支持经济活动继续扩张方面是适当的”。由此也可以理解,美联储决定暂缓进一步降息的决定。会后公布的点阵图也显示,美联储官员预计2020年美联储都将维持当前的利率不变。

  在美联储公布这一政策决定后,美元指数当天在短暂拉升后出现下挫。一般而言,美联储释放出暂缓降息的信号,应当对美元表现形成支撑,此次美元指数的下挫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担忧情绪。

  美联储已经在今年实施了3次降息,而近期美国经济的表现,则可以为美联储暂停降息的决定提供支撑。美国11月非农就业数据亮眼,失业率重回历史低位3.5%,平均时新增速也超过预期。与此同时,美国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稳健上涨,环比增长0.3%,同比增长2.1%。剔除能源和食品后的核心CPI环比上涨0.2%,同比增长2.3%。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并未完全摆脱通胀下行的风险。美联储跟踪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在今年持续低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而因服务价格下降抵消了汽油和食品价格的上涨,美国11月最终需求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较上月持平。由此可见,美国近期的通胀依然温和,很难快速达到美联储设定的目标水平。

  此外,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美国劳动力市场受到改善空间趋于枯竭、劳动力市场结构性问题未能得到解决以及制造业就业压力或将反弹三重约束,当前劳动力市场的繁荣或难以延续,其长期拐点预计将在2020年上半年浮现。

  “从短期来看,近期靓丽的就业数据和通胀走势支持了美联储暂停降息,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两大支柱均存在深层隐忧。”程实认为,当前美联储降息虽然暂停,但2020年美联储将大概率重启降息。随着两大隐忧渐次兑现,美联储将重启降息并至少降息一次,而就时点而言,这一政策转折预计将从年中开始,2020年6月、7月、9月的议息会议料将成为备选的降息窗口。而一旦美联储“高调”重启降息,预计将给美元造成下行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美联储政策以及美国经济会对美元指数走势产生影响外,脱离美国而存在的外部因素也是关键所在。事实上,由于今年美国经济增速相对其他发达经济体保持较快增长,从而为美元赢得了相对强势的优势。但当前美国经济增速已经较今年年初出现明显放缓,美国与其他发达经济体之间增长差距的缩小,正在削弱美元相对强势的表现。

  与此同时,此前英国脱欧问题的不确定性,导致英镑长期疲软,然而随着英国大选结果尘埃落定,英国脱欧进程有望加速,在明年1月31日前完成脱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压在英镑身上的重担或将得以卸下,英镑的上扬将成为利空美元行情的重要因素。因此,在内外部多重不利因素的共同推动下,美元指数或将于2020年呈现温和下行的趋势。此外,若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在明年出现缓和,尤其是中美贸易谈判取得更多积极的进展,可能会进一步刺激市场的风险情绪,令风险资产受益。而在今年呈现出避险属性的美元则可能受到冷落。

  “美元指数在今年三季度触底,然后持续上行,但在多次冲击100点位后最终落败,随后在第四季度出现下滑。”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美元指数在今年第四季度总体下滑了约3%。由此可见,美元指数在第四季度的表现已经呈现出了下滑的端倪,而并不是从美联储12月货币政策会议后才出现的状况。在多重内外部因素的“夹击”下,美元指数或将继续温和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