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陆磊:金融治理体系建设是金融体系稳健运行的保障条件

陆磊:金融治理体系建设是金融体系稳健运行的保障条件

2020-09-02 08:03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16日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发布了《2020中国金融政策报告》,报告主题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下的中国现代金融治理”,聚焦我国金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陆磊指出,2019年我国在金融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上取得了积极进展:资本市场基础性建设有序推进,科创板和注册制试点顺利推出;结构性去杠杆有序推进,资管新规落地,重点领域的金融风险和乱象得到了有效处置,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三年攻坚战取得成效;金融市场开放蹄疾步稳,加快放开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等重大政策措施落地,统筹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长三角一体化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形成了金融开放的新高地。

  “2020年以后,全球金融体系将面临更加错综复杂的环境,尤其是大概率面临世界经济大分化、全球供应链大重组时代。值得肯定的是,2019年的金融治理体系建设为2020年乃至以后的不确定性应对构建了制度基础。中国的金融市场表现,人民币汇率的稳健性,已经证明了金融市场制度建设和治理水平所收到的实效。”陆磊同时强调,金融治理体系建设不是目标,而是新时代金融体系稳健运行的保障条件。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不是样板,并不能让金融体系收益最大化,但却可以使我们在目前的信息和知识结构下实现资源配置和风险管理的交易成本最小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对实体经济运行态势进行了如下描述——贸易流、物流、人流受疫情所困而局限于一国甚至一城,但是信息流、金融投资流却可以因其所依托的信息技术而不受疫情影响,仍然保持着高度快速的全球运行态势。至少有15个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实行常态化量化宽松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溢出效应。陆磊说,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金融理论和政策一定会面临新的争论和创新。

  第一,货币发行的规则条件和纪律约束是否需要新共识。货币是总闸门,系统性风险是总关口。把住总关口,必须有力有效调节总阀门。陆磊建议坚持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双支柱建设不动摇——货币主要针对实体经济的需要,宏观审慎针对金融体系系统性稳定需要。

  第二,金融监管如何实现投资者保护、金融创新和金融机构稳健运行之间的平衡。从制定“资管新规”起,这一命题一直是对治理能力的巨大考验。陆磊强调,金融市场化必须坚持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和持牌经营;金融法治化,必须坚持契约精神。在2019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市场化法治化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第三,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进一步优化组合。经过多年探索,中国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个重要的创新性政策设计,财政职能的金融化,而非财政赤字的货币化,其好处在于金融部门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了具备正向激励的资源配置,同时货币发行的纪律性得到了保障。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为例,金融支持成功实现了“量增、面扩、价降”。陆磊表示,我国对于国计民生部门金融支持到位、币值稳定、货币政策松紧有度已经有了成熟的政策框架,避免了顾此失彼的治理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