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IMF结束与中国第四条年度政策磋商 略微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提醒关注社会融资总额

IMF结束与中国第四条年度政策磋商 略微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提醒关注社会融资总额

2019-09-15 14:00

 

  5月29日,在IMF与中国就第四条年度政策磋商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IMF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代表参与磋商的IMF代表团发布声明,将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分别从4月份预计的8%和8.2%下调至7.75%左右。不过,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他强调,无论用任何标准来衡量,7.75%都是很快的增速。他表示,这一预测比先前略有下调,但仍看好中国经济前景。

  据悉,此次参与中国经济第四条年度政策磋商的IMF代表团由亚洲及太平洋部副主任马克斯·罗德劳尔带队,5月15日至29日访问了北京、上海、贵阳和安顺,与政府高官、私人部门代表和学术界人士就经济前景和挑战进行了广泛讨论。利普顿参与了最后的政策讨论,并会晤了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楼继伟等。另外,IMF还探讨了中国政策对其他经济体的影响以及其他经济体政策对中国的影响。

  在回答为何下调中国增长预测值的提问时利普顿表示,受到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拖累,过去多年来一直快速增长的中国出口近期有所减速。尽管如此,随着信贷扩张的效果显现且全球经济增长将有所加快,接下来中国经济增速应小幅回升。另外,IMF还预计今年年底中国通胀率将在3%左右,经常项目顺差将保持在占GDP2.5%的水平不变。

  从中长期来看,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经济在转变增长模式的过程中一定会逐步放缓。至于放缓到什么水平合适,利普顿表示尚难确定。他说,IMF认为中国经济实现健康增长包括以下几个层面。首先,是从出口驱动型增长转向内需驱动型增长,同时增加家庭收入和国内消费。其次,中国会以一个非常健康的速度来继续维持增长。第三,中国的增长将会建立在一个更大的劳动力市场的基础上,有更多投资来支持平衡的经济增长,且将不断实现科技的继续进步。

  尽管近期前景相对乐观,但中国经济仍面临重大挑战。具体而言,利普顿表示社会融资总额的快速增长令人担心投资质量问题以及其对清偿能力的影响。特别是,考虑到在这些信贷流动中,有越来越大比例是通过金融体系中未受到有效监管的部分进行的。同时,尽管在对外再平衡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但中国经济增长已变得过于依赖投资(主要是房地产和地方政府投资)的持续扩张。房地产部门和政府的财务状况由此受到影响。另外,中国还存在收入不平等和环境问题。

  “中国当局已认识到这些挑战,新一届政府已宣布将在2013年实施一系列改革,着手解决这些问题。在我们与当局的讨论中,他们强调打算开始实施全面改革,确保未来实现更加均衡、更具包容性、环境友好型的经济增长。”利普顿如是说。他透露,IMF此次与中方的对话强调了改革面临的三大挑战。一是在地方一级政府或与政府相关的经济机构,特别是银行、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建立强有力的治理结构;二是继续放开管制,减少政府参与,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三是果断推进经济再平衡,提高居民收入和消费。他强调说,能否在整体上有效应对这三大挑战是改革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不能加强财务纪律和问责机制,那么进一步放开金融市场不会实现所希望的效率提高,甚至可能适得其反。”他说,IMF希望看到治理的改革和市场的自由化改革能够齐头并进。

  至于改革的主要政策领域,利普顿表示,中方表示要将重点放在金融部门、财政改革,以及旨在增强价格信号和市场有效运作框架的其他措施上,这令IMF代表团倍感安心。“控制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长是一项优先任务,这需要进一步加强审慎监管,还需改善投资者对其投资决定的负责机制。这些政策短期内可能会减缓经济活动,但有利于经济转向更可持续的增长路径。如果经济增速下降太快,大大低于今年的目标,那么应采取预算内刺激,侧重于支持居民收入和消费的措施,如降低社会保障缴款,为消费提供补贴,或进行定向社会安全网支出。”另外,“应继续在放开利率和提高汇率灵活性方面取得进展,这将支持经济再平衡。还可以辅之以资本账户的逐步、谨慎地进一步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利普顿还强调了财政改革的重要性,称“财政改革是支持再平衡、改善治理、提高投资效率的改革议程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包括在内,‘增扩’概念下的广义政府债务估计已增加到GDP的近50%,相应的‘增扩’财政赤字在2012年约为GDP的10%。”尽管这一赤字部分是由土地出让来融资的,并且增扩概念下的债务仍处在完全可控的水平上,但利普顿认为中期内必须逐步降低赤字,以确保债务状况稳健和可持续。为此,IMF建议继续实施税收改革,对地方政府财政进行全面重新调整,根据支出需要重新配置资源,并改革地方政府投资和借款的相关制度。另外,以其他征税形式部分取代非常高的社保缴款,也有助于经济再平衡和降低低收入者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