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内外需继续走软 政策放松必要性增加 外资银行专家热议5月制造业PMI

内外需继续走软 政策放松必要性增加 外资银行专家热议5月制造业PMI

2019-10-09 21:51

  几位专家一致认为,PMI的下降令政府面临更大的政策放松压力。实际上,伴随着近期经济数据放缓幅度大于预期,中国高层官员已在各种场合表示经济面临着“更大的下行压力”,突出了稳增长的重要性。

  6月1日公布的5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中国制造业增速为去年12月份以来最慢,出现大范围放缓,这从PMI 11个分项指标中有10个下降,且有6个低于50这一判断扩张还是衰退的分界线中可窥见一斑。值得关注的是,关键指标如生产、新订单和新出口订单全部急剧下降,特别是反映内需的生产和国内订单的降幅在4点以上。同一天公布的汇丰PMI则显示中国制造业连续第七个月环比放缓,为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当天与本报记者连线的几位外资银行专家表示,内需急剧放缓为进一步的政策放松提供了更多理由。

  实际上,在PMI数据公布后,当天人民币利率互换价格随即大幅下降,表明市场开始预期进一步的货币政策放松。澳币和欧元出现跳水,人民币开始走弱。

  据悉,5月份官方PMI从前一月的53.3降至50.4,低于市场预期,已经接近50的荣枯分界线。鉴于今年以来官方PMI一直呈现扩张态势(在50以上),与中国大部分其他数据显示出的增幅大降形成对比,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阿什利·戴维斯认为,最新PMI的回落虽然看似出乎意料,但从总体情况来看并不奇怪。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将PMI下滑部分归结于季节性因素,其理由是自该指数自2005年发布以来,平均5月比4月下降2.7点。尽管如此,张智威表示,最新数据大大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仍发出经济持续走软的信号。

  具体到PMI分项指标来看,下滑是全面的。其中,生产指标下降4.3至52.9点,出口订单和新订单分别下降了1.8点和4.7点,分别至49.8点和50.4点;购进价格指数则大跌了10点至44.8点。令人担忧的是,企业的产成品库存上升了2.7点,但原材料库存则下降了3.4点。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企业面临着销售不畅和去库存的压力,将对大宗商品价格产生一定压力。

  横向来看,戴维斯认为5月和1月的PMI并没有太大不同,1月50.5的PMI水平与工业增加值同比12%的增长率是相符的。但是,4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率下跌到了9.3%,该水平对应的GDP增长率仅为6~6.5%。刘利刚认为,最新PMI在一定程度上表明5月和6月的工业增加值最终数据可能明显低于市场预期,中国二季度的GDP增速也很可能滑落至8%以下。

  几位专家一致认为,PMI的下降令政府面临更大的政策放松压力。实际上,伴随着近期经济数据放缓幅度大于预期,中国高层官员已在各种场合表示经济面临着“更大的下行压力”,突出了稳增长的重要性。而5月份制造业购进价格指标大降10点,暗示生产商成本连续下降,这不仅有助于制造商改善盈利状况,还通过通胀压力的降低为政策放松提供了更大空间。张智威建议投资者关注4个指标以判断本轮政策放松的规模,即新增贷款、新的项目投资、中央政府支出和钢铁生产。

  具体到财政政策方面,张智威预计,中国政府将加快基础设施投资、消费品补贴、保障房投资的步伐等。至于货币政策,他预计央行将在7月份下调存款准备金率(RRR)50个基点,且降息的几率已经上升至30%。如果CPI同比增幅降至3%或以下,降息的几率将进一步增大。张智威继续预计政策温和放松以实现全年8万亿元的贷款目标。

  记者注意到,刘利刚是几位专家中唯一一位预期本月降息几率大增的。他的理由如下:首先,通胀率可能在短期内下滑至3%甚至以下的水平,这将减少降息面临的舆论压力;其次,6月新增贷款的初步统计显示,企业的信贷需求似乎仍不理想;第三,尽管5月初的进出口增长迅速,但由于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欧洲可能陷入衰退,澳新银行对中国未来的贸易前景保持谨慎。

  大和资本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预计今年不会降息,但表示在欧债危机升级情况下不排除降息的可能性。他重申,对信贷放松有约束力的限制不再是货币政策而是针对银行投向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领域的管理政策。“我们认为,没有必要采取一揽子刺激计划或启动大量的新投资项目,需要的是允许银行向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提供更多的贷款,以完成在建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项目。”他预计央行本月将下调RRR 50个基点。

  伴随着货币政策放松和积极财政政策的实施,刘利刚相信,中国实体经济指标的下滑趋势将得到缓解,整体经济指标将在6月开始出现明显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