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CPI继续回落 政策发力“稳增长”

CPI继续回落 政策发力“稳增长”

2019-10-12 09:55

 
  食品价格回落拉动CPI下行
  市场普遍认为,食品价格的下行是5月CPI出现较大回落的一个主要原因。
  交行金研中心研究员、金融学博士王宇雯分析表示,食品价格环比继续下降0.8%使得同比涨幅回落至6.4%,仅拉动CPI同比上涨约2.02个百分点。
  食品价格中,此前作为推动CPI上涨“主攻手”的猪肉,当前扮演了拉动CPI下行的主要角色。猪肉价格同比两年来首次下降,猪肉已经进入价格下行的周期。
  统计数据显示,鲜菜价格同比上涨31.2%,涨幅较上月略升。5月反季节上涨的蔬菜价格,推动了CPI的上涨,但是这一因素对CPI的影响不大。随着夏季的来临,大量鲜菜上市将会缓解市场的供需矛盾,拉动鲜菜价格的回落。虽然5月鲜菜涨幅略升,但是也出现了环比降幅扩大的势头。
  分析人士认为,我国经济增速的放缓,需求的回落,对CPI的下行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从外部因素来看,欧洲债务危机持续发酵,美国经济复苏乏力、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国际经济形势的严峻使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振荡回落,尤其是国际油价回落明显。从国际油价近一个月的表现来看,价格的降幅已经接近10%,输入性通胀压力趋缓。
  5月我国下调了成品油价格,虽然成品油价格在CPI中占比不大,油价的下调对CPI的直接影响不大,但是油价涉及到的行业众多,油价的下调有利于企业生产成本的下降。另一个重要物价指数PPI的大幅下行,其中不乏有油价下调的因素。
  我国通胀压力缓解还表现在另一个物价指数PPI的大幅下降。数据显示,5月份PPI同比下降1.4%,继续创30个月以来新低,跌幅较上月扩大0.7个百分点。王宇雯分析表示,5月份PPI环比结束了三个月的上升,下降0.4%;加之翘尾因素偏低,仅为-1.6%左右,导致PPI同比跌幅扩大。未来PPI仍将继续下行。
  “稳增长”政策难改物价下行趋势
  回落的物价,使得当前市场对通胀压力的担忧基本消除。投资、消费数据的回落,促使“稳增长”放在了更为重要的位置。
  近期国家相继出台一系列刺激投资、消费的政策,从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到促进民间资本发展,从新能源家电补贴到保障房资金的及时下达,诸多刺激政策的出台,是否会对后期物价的走势产生推动作用?
  “‘稳增长’政策难改年内物价整体下行趋势。”王宇雯如是说。当前物价进入回落通道,预计6月份CPI同比低于3%。
  据农业部市场监测,6月7日,重点监测的28种蔬菜批发均价为2.98元/公斤,较5月初下跌逾15%,白菜、豆角等品种正在“退烧”。而商务部此间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初,食用农产品价格已经连续五周下降,而生产资料的价格则是连续第七周下跌。
  食品价格尤其是反季节上涨的鲜菜价格回落,将支撑“CPI在6月进入‘2时代’”的判断。日前我国再次下调成品油价格,将对6月CPI产生下拉作用。
  王宇雯预测,年内物价运行趋势为前三季度持续下行、第四季度有所上升。预计全年CPI同比均值在3.3%左右。
  值得关注的是,2011年10月,继金融危机后PPI再次下穿CPI,主要原因是企业持续去库存化行为导致PPI加速下行,而价格传导机制粘性与资源品价格改革措施相继落地使得CPI下降速度相对缓慢。
  4月份与刚刚公布的5月份数据也显示,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已下穿PPI,表明生产成本压力明显降低;这主要是国内外经济形势趋弱、国内企业生产需求疲弱、新开工意愿下降所致。
  王宇雯表示,与2008年遭受短期外部冲击从而导致国内经济下行有所不同,近期经济减速可能交织着长期因素动力逐渐放缓的作用,因而,短期内上游原材料与PPI下行的幅度和速度不会太大,2009年同比下降10%的情形不会再现;而PPI传导至CPI导致出现通缩的可能性也较小。预计未来物价继续回落,为“稳增长”政策提供操作空间。
  控物价见成效  多管齐下“稳增长”
  目前物价的回落,显示出此前我国控物价政策成效显现。后期物价的进一步回落,将为宏观政策预调微调“稳增长”提供更多的空间。
  5月经济数据显示,投资小幅下滑,消费持续回落。虽然工业增加值出现了小幅回升,但是幅度不大,受国内外需求减缓的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总体上延续了回落之势。“稳增长”放在了更为重要的位置。
  日前央行决定降息,体现了货币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市场人士表示,目前物价上涨压力有所减轻,M2和M1增速不断回落,为货币政策调控腾出更大的空间。此次降息增强了市场对我国经济增长、结构优化的信心。
  业内人士表示,“稳增长”是建立在调结构的基础上,近期出台的诸多稳增长举措都体现了结构调整的意图。比如,诸多上马项目都是环保节能项目,刺激消费措施也集中在绿色节能环保产品上。
  专家建议,在加大投资力度的同时,优化投资结构应放在重要位置,同时要大力启动消费性需求的增长。
  此外,在财政收入增幅降低的背景下,结构性减税的步伐不能减慢,要发挥其在“稳增长”作用的同时运用税收杠杆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